歼-8840

~
填坑复健ing

【殓先】他饲养一只血雀

#依旧是填坑。老早的脑洞了,于是参考原来的思路写了个小小文,可能是预告?欢迎讨论。不能发车真是可惜啦~

#有那么一丢丢r元素(笑



我饲养一只血雀,它呆萌可爱。

它有赤红的羽毛,黄色的尾羽,以及一双能将我看透的眼睛。

我饲养一只血雀,它高傲笨拙。

它总是落在房檐上低头看我,发出悦耳的鸣叫,从白天到夜晚。

我饲养一只血雀,它温柔包容。

它的身体如此柔软,足以让我放在掌心把玩,也足以接纳我的一切。

我饲养一只血雀,它单纯无知。

它说它愿意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舍弃天空与海洋。

我饲养一只血雀,它灿烂美好。

它就在我的掌心,哪也不去,只为与我荒度这虚无漫长的时光。

 

我饲养一只血雀,它……

 

“你真的是个变态。”

“嗯。”我并不否认。

“但是我离不开你。”

“······”我也是。

 

所以……?


我啊,曾饲养一只血雀。


【佣占】My Dog 上

#诈尸回来填坑了ww不太清楚lof现在审核机制如何,试试水

#黑帮paro系列编 可看作是《猫》的平行世界(搞完大人搞孩子 懂的

#OOC预警 我流猎犬×独行者 3k+



他给他系上锁链,于是他成了他的狗。

 

“为什么选你?”

“自然是因为知道你能成为一条听话的狗。”

 

 

 

不是没想过摆脱纷扰落个清闲,可奈布没想过是以这样的方式达成愿望。

身边早就看不惯他的同僚此刻都在看他笑话。毕竟有狂犬之称的组织二把手在孩子的一句话之间转眼变成只失去威严的宠物犬,任谁看到都会觉得滑稽。

 

奈布·萨贝达倒不甚在意,只是细数二人在这之前的见面也不过寥寥数回,那位对什么都看上去一副与我无关模样的小少爷到底是因为什么理由选上他。

 

哦……细想之前还真算有些“交情”。

 

 

当时的奈布是被委派,以保镖的身份为刚刚接手新产业的小少爷护航。

于是平时本可以与其他帮派首领平起平坐的狂犬站在沙发旁边,一脸严肃地等待对方检验货物。

正襟危坐的少年因为几经奔波显得疲惫,仅仅是靠在沙发上就能打起哈欠。

 

性别特征尚不明显,又长得一副好皮囊的少年在哪里都是焦点,只是翘起腿从藏蓝色的西装下倾泻一截奶白就让人宛受天赐之宝。

空气里凝重的气氛在这无意的骚乱下将众人的视线搅成浆糊,全都黏在他的身上。

 

“咳咳。”

少年对身旁多次眼神暗示的高大保镖无动于衷,转眼就翘起另一只腿以一个更觉得舒服的姿势继续小憩,发出一阵意味不明的轻笑。

 

漫长的验箱过程在一声清脆的咔哒声中落下帷幕,必不可少的寒暄由奈布负责解决。

当职业假笑刚刚收敛,想因等待的结束而暗自松口气的时候,奈布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被人抓住领带向下猛拽。高大的身躯猝然倾倒,他一时来不及反应,接下一份还带着水果糖味道的暖热气息。

 

“就现在,把对面解决了。”

 

不需要解释或者疑问,多年培养出来的冷静头脑和老练身手足以支撑少年的信任。再瞥眼伊莱已经不在身边,大概是找地方躲了起来,于是奈布掏出衣袖里藏着的手枪以及军刀以消失在对方的视野中,血液喷出的声音与枪响和刀光此起彼伏,连哀嚎都没有,原本十几人聚集的空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活人。

 

浓重的血腥味飘散在空气中,奈布移步至窗前,一边观察周围情况,一边随手拽过帘步抹掉刀具上的血迹。手上的液体还带着暖热的温度,让他在不经意间陷入一阵恍惚。

“没人会追究这件事情,不必担心。”

可罪魁祸首却不想给他喘息的余地。脚步声渐近,再睁开眼时,那张看不到表情的脸庞猝不及防侵占他的视野……

 

“你说小少爷?变态吧你。”

“哎你想想,那小身板,身体又轻巧,直接抱在怀里搞都没问题,你就不馋吗?”

“也就像你这种平时身体锻炼不够才会想出这种歪门邪道。这种话别乱说,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这在男性人员庞杂的组织里不算罕有,这也正是让奈布避恐不及的原因之一。他一向洁身自好,不沾染这些诱惑,专心于自己的工作,也因此获得重用,成为BOSS手下为数不多的心腹之一。

 

可谁知道他也会自身难保的今天。

 

起初只是一个奖励性质的吻。

伊莱用领带勒住奈布的脖子,诱惑他跪在血泊之中同自己热吻。

少年香甜的气息一股脑炸开奈布的神经,他想不到拒绝,失去防备的口齿轻而易举被伊莱攻破防线,闯进一截柔软的舌头以及一块已经化掉硬壳的夹心水果糖。

拦在奈布脖颈上的力道并不算大,只要说句滚就能解决,却被纷扰的思绪糊作一团。香精过度的甜腻漫过咽喉流进脾胃,在奈布的脑中描摹出少年的曼妙。

如果不是因为是这样的姿态,如果不是这样的身份,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地方,如果……

 

奈布·萨贝达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吻就可以让人失去理智。

 

双手不明缘由的僵在半空,在最后终于抱紧怀中的温度。

怀抱着不明心思的二人缠绵于漫长的湿吻。鼻腔里充斥着血腥的味道,而嘴里甜丝丝的,教人沉迷。

 

 “我很中意你。”

少年在最后如此在他耳畔低语。潮红漫过脸颊涌上眼眶,一双湿润澄澈的眸子里满是他的倒影。本以为找不见一点波澜的脸庞,浮现出一抹属于这个年龄的雀跃。

奈布看着他,无法理解这般行径地皱起眉。对方扑哧一笑,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孩子,迈着轻快的步伐跨过尸体转身离去。

 

事情发生的突然,消失的也简简单单。同那些失去意义的尸体一同扔进充斥腐臭的垃圾堆里,成了奈布再不愿想起的“意外事件”。他明明早就该忘却,可就在他终于整理好心情的时候,那个恼人的孩子又跑出来打乱他的日常,一如他给予的那个突如其来又停不下的吻,惹人动容。

 

至此后他们便再没了交集,两条平行线再一次沿着属于自己的方向笔直前行。势头正盛威望极佳的组织一把手与能力出众深受宠爱的小少爷怎么看都是该没有无聊瓜葛的死对头。

 

不过这回,那双魅惑人心的眸子已然被绷带覆盖。从别人口中听说是随BOSS出行时受了袭击,伊莱护主心切,于是伤了眼睛,能保下性命来就已经是奇迹。

但即使如此,小少爷依旧能力卓越不可替代,非但没有失宠,反而是更受重用,手上的权力也因此膨胀的过分。

 

他点名要奈布照顾时大家都以为是无理取闹,可转眼就看到那位在组织里势头正盛风光无限的狂犬先生立刻就被调到伊莱手下,令人大跌眼眶。

 

“好久不见,萨贝达先生。”

看到那张依旧平静的脸庞时,奈布原本的怒火与懊恼便被冲刷的一干二净。那时的他才菜突然清醒的意识到,那双他渴望再次看到的,灿烂澄澈又充满复杂的眸子就这样再也看不到了。

气势汹汹的狂犬耸拉下脑袋,支支吾吾挣扎着说出些什么,最后也只能站在那里,任凭主人发落。

“……晚上来我房间一趟,明白吗?”

“?”

“那就下去准备吧,这里不需要你了。”

 

???

 

被人家请出门后奈布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经历了场怎样的对话。

晚上??准备?!多迟钝的家伙对上这种直球也能察觉到不对劲了。奈布心里一时生出挫败感。自己好歹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怎么会被一个刚成年不久的孩子耍得团团转。

 

已经答应了的事情无法轻易反悔,当天夜晚奈布还是卸去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如约踏进了伊莱的房间。

如果不是看到正躺在床上的伊莱,奈布还以为自己闯入了哪个无人居住的空屋子。

房间里什么都没有,除了固定配置的家居与配套设备,唯一能被称之为所有物的大概只有伫立在角落里的那个光秃秃的木架,以及堆在一旁的几件单薄的衣衫。

“站在那里做什么。”伊莱冲奈布的方向挥了挥手。“东西带了吗?”

“什么东西?”

“……”有着曼妙身段的少年半撑起身子抬起头,似乎正隔着绷带用两道锐利的目光将奈布全身都看个仔细,最后像是早料到般无奈地摇摇头,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过来。”

奈布猜不到这个人到底在谋划些什么,出于好奇狐疑着走近了些,就突然被伊莱抓住手臂扯到床铺上。

 

这真的是看不见东西的人?!

 

“春天到了,它就也不回来了。”

奈布早知道伊莱力气之大能迫使他跪在地上谨防被其勒死,却没想到自己还会沦落到会被以擒拿术一般的姿势卧在伊莱的怀里。

丢人。他满脑子想的只有这两个字,因为怎么挣扎都逃脱不了伊莱的钳制,于是他索性自暴自弃。“所以呢?我们的小少爷这是失恋了?”

“我说的是猫头鹰,我养的。”

原来那个架子是给宠物准备的,奈布立刻就联想起来。

“所以我需要有个人陪我。”少年说着摸了摸对方毛茸茸的头发。因为自己的钳制,奈布显得乖乖的,大有副任人宰割的架势。“你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不就是在宣誓自己得了势,表示原来的死对头也不过如此?

 

奈布感觉自己在伊莱眼里成了只被豢养的狗,明明劳劳碌碌这么久,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却落得这番还要给新主人暖床的田地。

他刚想发作,却突然觉得身上的力道突然消失了。奈布抬头看到伊莱已经躺倒在自己身侧,双唇微微开阖,呼吸平稳。

奈布盯着面前已然熟睡的恶魔,锁紧着眉头,满腔怒火失去了发泄的对象,只好随呼吸消散。他不是没想过趁机掐死面前这个可恶的小崽子,但冷静考虑后觉得自己得不偿失,索性放宽心跟着倒在一旁,在这静谧的夜里陷入梦乡。


要脑电波相仿才行啊……

什么时候才可以找到能够互相欢乐投喂的文手呢_(:::з」∠)_

【殓先/R】我的猫

#黑帮PARO 年下攻设定 OOC预警 

#是块5k+无毒甜饼 可安心食用 

 

伊莱·克拉克在街角捡到一只猫。

落日的余晖洒在猫灰色的毛发上,连带他也洋洋洒洒被浸染一身橘黄。

他伸出手想将猫抱在怀里,对方没有躲闪,以手臂为座得以正式他的目光。伊莱眯起眼冲他笑,他也跟着牵起了唇角。

夕阳西下,带起瑟瑟冷风。可他们对彼此最初的印象都是如此——温暖,明亮。

 

尚处叛逆期的孩子将“猫”偷偷饲养在自己的房间,小心谨慎准备好事物,努力不让任何人发现。虽然知道组织不会允许自己将精力分散在他人身上,可独自一人太过孤单,他忍不住纵容自己的任性,将“猫”视为自己唯一的伙伴,不想放手,并期待这份友谊能在成长的过程中长久陪伴。

可孩子的力量过于弱小,“猫”的存在终究躲不过大人的眼睛,一切最终暴露。

任凭伊莱如何哀求也无人理会。他只能无助地看着因争斗而一片狼藉的房间,以及被人制伏于地狼狈不堪的猫。周围的视线如此冰冷,属于继承人的自尊心让他无法从酸涩的眼眶中汲取泪水,只能咬紧嘴唇在接受祖辈的教导后装作一副轻松的态度看着猫被人带走。

沉重的脚步渐行渐远,伊莱的眼神随猫的移动不住倾斜。他以为猫至少会在最后留恋地回头看他一眼,可猫留给他的只有一个落寞的背影。

他不禁张开嘴,想唤声自己的猫。

“——”

伊莱·克拉克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给“猫”起过名字。


“技术不错啊,我亲爱的。”


像是吞下石子的湖水,涟漪过后再没有任何波澜。

这场闹剧没有像俗套的恋爱故事般成为开启二人纠葛的开关。在这之后,伊莱开始将身边琐碎的事情委派给卡尔,以锻炼能力为由,频繁地将他调离自己身边去往各地。

 

伊莱对卡尔无疑是纵容的,这种宠爱像是主人饲养宠物,像是家长溺爱孩子,大方的给予他任何想要的东西,对他的行为不做任何管束。即使是碰到这样的事情他也舍不得严加惩罚,只是用刻意的行动作为暗示,以不撕破彼此维系的和平。

可即使如此,卡尔对他的依赖还是有增无减,甚至会在深夜跑到他的卧室前,抵着墙壁在门后或嘈杂或安静的环境中才肯安然入睡。

不过这样的状态很快就被伊莱发现了。

在一个清冷的早晨,少年被灰暗的走廊中突然闯入的一道光线唤醒了惺忪睡眼。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在看到了立在门前的伊莱时顿时恢复了清醒。

年轻瘦削的男子穿着他平时惯用的睡袍,身上随意披散着一件藏蓝色的丝绒外衫,手指间夹着一根刚点燃的香烟,正垂头笑着看他。

“这么早就醒了,亲爱的?”

被阳光映射成暖色调的烟雾随话语从他的红唇散逸,虚虚实实遮掩住那张令人动容的脸庞以及那双像是缀了星光的眸子。

少年怔怔的看着眼前不真切的人影逐渐靠近,地板上响起一下两下的吱呀声,心也跟着狂跳起来,直至混着欲色与倦怠的眼眸出现在眼前,毫无防备的随它的主人一同闯入眼底。

“都多大了……”一阵微风吹过,熟悉的美好气息同一份新鲜的温暖轻飘飘落至卡尔的肩膀。“你要想跟我睡直接说就好,也不是不行。”

“……”少年紧紧攥住手里的衣服,一时间低下了头。

“怎么了,卡尔?”

“您为什么要这样做?”

“嗯?”

“……您、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

少年在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哭得不成样子,灰暗的瞳孔上覆盖一片朦胧的水光,愁眉一眨便落下去,滑过因强忍着抽噎而扭成一团的脸庞,谁看着都会觉得委屈。

“不是、等等,卡尔你先冷静下来。”没见过如此架势的伊莱顿时慌了神,一时搞不清为什么自己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摔了的孩子怎么突然控诉起了自己。“你先别哭,是不是哪里误会了?”

可惜劝阻无望,卡尔一句话也不再说,只是任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眶滚落。伊莱只好无奈地将卡尔搂在怀里轻轻拍打着脊背,不停说着安慰的话语以让这场闹剧尽快停止。

“我哪里伤害你了,说清楚,嗯?”

“……伤害我的感情。”

“噗——”伊莱顿时因为这个与卡尔格格不入的词语忍俊不禁。“这是谁教你的?”

“萨贝达先生。”

“还跟你说了什么吗?”

青年温柔地搓搓少年的头,心想一定要搞明白我家孩子是怎么跑偏的。

“他说如果你再不把别人的感情当回事的话,就让我……”

看到卡尔突然红到耳根子的脸,伊莱顿时明白了那位疯犬的险恶用心,赶忙打断了这个话题。

“你会碰到更好的,卡尔,相信我。”

“……”少年的头又垂下去,深埋进他的肩头,又突然像得水的鱼儿般跃起。“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又是这副狡猾的表情……伊莱露出苦笑,他相信卡尔已经知道自己对他那副可怜巴巴仿佛怕被遗弃的表情最没有办法了。

“这也是奈布教你的?”

“和他没关系,这是我自己的想法!”

不知怎的,怀里的小猫突然炸起毛来,一个用力就将伊莱扑到在地上。那张早已不再稚嫩的脸庞一脸郑重的填在他的眼里。

“……好吧。”可能是对方此刻的样子太过滑稽,又或者是为了掩盖些什么,伊莱笑着伸手替卡尔抹掉了眼角没被抹干净的泪水,并顺势拽住他的领带送上自己的双唇。

“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陪陪你吧,我亲爱的猫。”

                                                                                                  -TBC(大概


小小的记录贴 算是这次写作心得一样的东西








时隔已久,感慨颇深。

其实星星这篇和鱼算是兄弟篇。一开始的想法是:如果以RPG游戏的角度来看,鱼是必须一命通关获得结局,而星星是需要反复存档以寻找结局这样的构思。



但脑洞一时爽,成稿火葬场。


鱼的剧情相比较而言很好解释,一气呵成写完,简单一句的概括就是因爱生恨 不合常人的悲剧故事,写出了我个人认为的卡尔式相处模式。


但星星这篇bug就多了,反复存档这样不符合常理的东西必须考虑其存在的合理性。怎么解释循环论一说,用宿命,魔法,又或者是什么来解释?主角是用什么方法进行时空穿梭且保证自身不受损害?文里的两位主角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重复这一过程?如此想着思考的东西就多了,也因此衍生出了许多不完善的版本。


星星完成的过程实在漫长了。从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作为泥泥生贺用的小车,到后来成为合志用脑洞,再到后来多次修改添加……到后来我都已经忘记了写星星时留下的完整大纲,正忙着写别的东西,是偶然与希灵聊天的时候又想了起来,才有了现在这个最终产物。


虽然说写完的时候还很忐忑,不过看了大家的评论感觉安心了,觉得自己有把故事中主角痛苦又无力的感觉写出来,还好还好。



正如希灵在长评里所说的是既定结时间下毫无意义的挣扎,但比起说是悲剧我更想形容它是一场刻骨铭心的经历。文中所表现出的挣扎与痛苦不是故意为折磨主角和读者而存在的悲情,而是事已至此,哪怕是无用功也好,哪怕会为此痛苦也好,我也愿意尝试这样的固执,这样的存在本身就是种让人无可奈何的悲哀。


梦终究还是要醒来,无论悲痛也好,不舍也好,主角还是要继续生活下去,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他爱的人。



不得不感谢下之前写出大纲的我,思路清晰,解释完善,连结局都写好了,以至于让我有了重拾起来的冲动【毕竟从大纲到成稿对我而言真的太难了】。


在这个过程里也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和鼓励,比心!


很高兴写作的路上有你们的陪伴,今后也请多关照。


忍不住发个动态表明自己还在(>_<)感谢还没取关的小可爱们。

算是个预告随记?

我的预期是星星的完整版本会在情人节和佣占群的接龙中一起定时发,之后要写一篇殓先 一篇佣占还有跟Molly老师说好了的裘先[抱歉老师 我没想到居然拖了这么久 灵感全无orz],再之后还考虑要不要把《鱼》重置一下,以及蓄谋已久的方舟同人wwww

之后的之后?除了不定时更新,想学习下做rpg【?

【佣占/R】Star of Nabi Sabeda

#11.24日补档  深刻怀疑lof的审核机制,为什么这个转链接的帖子都会被屏orz
#前篇设定完善后的思明×解厄故事   如果期待后续的话我会很开心的_(:зゝ∠)_


-你看,他要把无限爱意献给一颗意图走向灭亡的星星。


【伊莱生贺/R】同居日记 10-31日

#10-31日我最爱的男人生日快乐

#我占意味的随意带入式短打小车

-原皮

【殓先/R】Aesop Carl's Fish

#之前在群里的脑嗨,前接 @漂浮蠕蟘 主题为鱼

#标题有借鉴“薛定谔之猫”意味。 11k

#分选项支线并附有结局提示。要素重口,非常态♂预警。

(想起当初因为这篇文还自闭过wwww


伊索·卡尔的匣子里有一条“鱼”。他看不到匣子的情况,只是猜测“鱼”可能没有死去。

现在,他决定打开匣子,用50%的概率,去决定“鱼”的生死,以及自己的结局。